点击最多

随机文章

就是想让孩子记住自己的根在淅川

2020-10-30 11:11

王相立原籍淅川县金河镇王万岭村,全家于2011年迁往郑州市中牟县大孟镇,这次他带着妻子和孩子同十几名乡亲一起回乡拜祖,就是想让孩子记住自己的根在淅川。令他想不到的是,竟然找到了村里几辈人都熟悉的银杏树。

据南水北调移民文化苑董事长李爱武介绍,苑里共移植了1002棵古树,全是从淹没区发掘过来的:直径108厘米的银杏树,原生地金河王万岭;直径102厘米的梭罗树,原生地李官桥;直径100厘米的小叶榆树,原生地老城叶沟;直径105厘米的青冈树,原生地金河北沟;直径100厘米的黄楝树,原生地老城陈岭;直径102厘米的田皂角树,原生地金河下吴店;直径94厘米的国槐树,原生地盛湾姚营。此外,海棠树、大叶女贞、辛夷树、橡树、石楠树等稀有树种比比皆是,正在进行移植后的恢复养护。

76岁的杨应奇和75岁的田贵森是来自于青海的移民代表,原籍淅川县盛湾兴化寺,他们拉着各自的老伴,围着一棵发掘于兴化寺直径达170厘米的黄连树热泪盈眶。“回来三天了睡不着觉,我们怀着朝圣的心情回到家乡,看到这棵根植在记忆深处的大树,就感到一股暖流。”他们对记者说,“这是我们的根,思乡的魂牵引着我们,使我们有了牵挂,在有生之年,一定会多回来看看。”

73岁的梁德春,原籍淅川县李官桥镇小西门,现居邓州市白牛村。他围绕着一棵直径102厘米的梭罗树足足转了十圈,不时还搂搂抱抱。他眼含热泪的告诉记者:“太激动了,太感动了,看到村里这棵千年古树感到心情澎湃,就如回到了老家”。梁德春老人又为大树本来就有一米多高的围土上再培培土,久久不愿离开。

“想着家里原有的一切都淹没了,都埋藏在水底下了,没想到却看到了屋后的那颗老银杏树!”今年32岁的王相立激动的告诉记者。

“我从小就在树下玩耍,当年它的树冠能有一亩地大小,它陪伴我走过了三十年的岁月,没想到还能保存下来!”王相立拿起铁锨为大树松土,银杏树仿佛带他回到童年的记忆,他抚着粗壮的树干,沉默不语。